第12章 贫民窟的葬礼

下载免费读
烈日当头照,给人眼花缭乱的感觉。
  
  夜枫伸出手来挡在额头上,定眼远眺,确定就是昨天晚上从别墅里面出去的人。
  
  那猥琐的身形,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他转过身来拍了拍孟班长的肩膀,“班长,昨天晚上别墅有八个人!”
  
  “什么玩意儿?你赶紧坐稳了。”孟班长没有听清楚他的话,继续猛踩脚踏板。等路过孤儿院的时候,孟班长将手里的钱揉成一团,对着孤儿院的围墙扔了进去。
  
  夜枫分明看到,贾叔站在大门口,惊讶地瞪着眼睛看着两人。他警惕地四处看了看,发现没有人才去将地上的钱捡起来。
  
  等两个人磕磕碰碰回到保洁公司的时候,夜枫趁着停车的时候,再次给孟班长提醒:“班长,昨天晚上别墅里有八个人!”
  
  “你咋知道?”孟班长心不在焉,捡了一块砖头挡在车轮后面。
  
  “我和小秋昨天晚上在附近过夜!”
  
  “什么?”孟班长站了起来,眼神如同要吃人一样,“你们昨天晚上在目击现场?”
  
  孟班长蹙着一双浓眉,锐利的眼光让夜枫不敢直视。他一把薅过夜枫的衣服,将他拖到办公室里。此刻马叔正在和高队长写写画画,两个人嘀嘀咕咕地商量。
  
  “队长,这家伙昨天晚上在现场!”
  
  高队长侧过头来,看着夜枫满脸狐疑,“你怎么会在现场?哦,我想起来了。”
  
  他将笔丢在桌子上,转过身来扯过一张凳子,“来,你说说发生了什么事?”
  
  夜枫规规矩矩地坐下来,“队长,昨天晚上我和小秋在别墅外面的破墙下面过夜。下半夜的时候,我看到有人进了别墅!”
  
  “这好嘛,你赶紧讲讲!”高队长往前挪了挪,招呼孟班长,“秋歌呢,把秋歌也叫进来!”
  
  夜枫尽量不遗漏任何细节,将所有看到的情形全部描述了一番。就连遇到四个魔兽猎人的事情,也全部讲了。
  
  他最后着重提了一下,“我今天看到那个男的,在给保镖给钱,保镖还给他钥匙!”
  
  “这就对了,先把教授卖了,然后拿着赏钱租房子。这瘪犊子玩意儿,十有八九是内奸!”
  
  高队长拍了一下桌子,脸上的伤疤抖了一下,眼睛里充满杀气,“姓袁的王八蛋,这特么是渎职。老马,你给上面汇报,剩下的事情交给我了!”
  
  老马脸上的皱纹更加深厚,眉心都蹙在一起了,“高队长,你可不要乱来啊!”
  
  “乱来?这瘪犊子玩意儿内奸,我得弄死他!”高队长气鼓鼓的如同青蛙,他眼里的火苗腾腾跳跃。
  
  “混账话!”老马声音提高了许多,“你这是无组织无纪律,这个事情要等清理组出面!”
  
  “等他们?等他们宰几只魔兽?然后任由杀手大摇大摆!”
  
  高队长叉着腰,将制服掀开,“这帮人就是吃干饭的,昨天晚上在现场都没有发现情况吗?妈的,窝囊啊,十九区这几年就没有这么窝囊过!”
  
  高队长一个劲地放炮,被老马拦住了,“过分了啊,高队长,你是知道情况的!”
  
  说完他看了一眼秋枫,“昨天晚上不是有新的任务吗,谁也没有想到后半夜出状况!”
  
  高队长也看了看秋枫,“这跟新任务没有关系!今天中午的肉不要吃了,你送走吧!”
  
  吼完他气哼哼地走了。
  
  老马拍了拍夜枫的胳膊,“没事,跟你没有关系,你是好样的!”
  
  “马叔,昨天晚上的四个人,就是清理组的吗?”夜枫听得糊里糊涂,但大致也知道点情况。
  
  老马点点头,“昨天晚上,他们是去追魔兽的。到了教授的住处,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便离开了。这种事情谁也不愿意发生!”
  
  “那个队长,是不是就是姓袁的?”
  
  老马没有否认。
  
  他没有想到,四个魔兽猎人,也是保洁公司的,而且还是清理组的。
  
  听老马的意思,清理组不光猎杀魔兽,还会处决内奸。看来孟班长没有说错,清理组是要杀人的。
  
  夜枫心情很复杂,“教授呢,我想看看教授!”
  
  “送走了,送到该去的地方去了!”老马心情也不好。脸阴沉沉的,说话却客客气气,轻言细语。
  
  夜枫还要问,老马摆摆手将他往外推了推,“以后有机会,你会看到的!”
  
  以后有机会?
  
  夜枫没有听懂,他走出办公室,坐到院子的铁塔下面,心情糟透了。
  
  从孤儿院出来不过一个晚上加一个上午,他看到了很多事情。
  
  保洁公司,孤儿院,都是一个老板创建的。这些年他们赖以生存的支柱,居然是环球保洁公司。
  
  保洁公司不光是做保洁,一边要清理尸体一边还在猎杀魔兽,可能还干着杀人的勾当。昨天晚上遇到的四个人,就是十九区清理组的人。
烈日当头照给人眼花缭乱的感觉夜枫伸出手来挡在额头上定眼远眺确定就是昨天晚上从别墅里面出去的人那猥琐的身形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他转过身来拍了拍孟班长的肩膀班长昨天晚上别墅有八个人什么玩意儿你赶紧坐稳了孟班长没有听清楚他的话继续猛踩脚踏板等路过孤儿院的时候孟班长将手里的钱揉成一团对着孤儿院的围墙扔了进去夜枫分明看到贾叔站在大门口惊讶地瞪着眼睛看着两人他警惕地四处看了看发现没有人才去将地上的钱捡起来等两个人磕磕碰碰回到保洁公司的时候夜枫趁着停车的时候再次给孟班长提醒班长昨天晚上别墅里有八个人你咋知道孟班长心不在焉捡了一块砖头挡在车轮后面我和小秋昨天晚上在附近过夜什么孟班长站了起来眼神如同要吃人一样你们昨天晚上在目击现场孟班长蹙着一双浓眉锐利的眼光让夜枫不敢直视他一把薅过夜枫的衣服将他拖到办公室里此刻马叔正在和高队长写写画画两个人嘀嘀咕咕地商量队长这家伙昨天晚上在现场高队长侧过头来看着夜枫满脸狐疑你怎么会在现场哦我想起来了他将笔丢在桌子上转过身来扯过一张凳子来你说说发生了什么事夜枫规规矩矩地坐下来队长昨天晚上我和小秋在别墅外面的破墙下面过夜下半夜的时候我看到有人进了别墅这好嘛你赶紧讲讲高队长往前挪了挪招呼孟班长秋歌呢把秋歌也叫进来夜枫尽量不遗漏任何细节将所有看到的情形全部描述了一番就连遇到四个魔兽猎人的事情也全部讲了他最后着重提了一下我今天看到那个男的在给保镖给钱保镖还给他钥匙这就对了先把教授卖了然后拿着赏钱租房子这瘪犊子玩意儿十有八九是内奸高队长拍了一下桌子脸上的伤疤抖了一下眼睛里充满杀气姓袁的王八蛋这特么是渎职老马你给上面汇报剩下的事情交给我了老马脸上的皱纹更加深厚眉心都蹙在一起了高队长你可不要乱来啊乱来这瘪犊子玩意儿内奸我得弄死他高队长气鼓鼓的如同青蛙他眼里的火苗腾腾跳跃混账话老马声音提高了许多你这是无组织无纪律这个事情要等清理组出面等他们等他们宰几只魔兽然后任由杀手大摇大摆高队长叉着腰将制服掀开这帮人就是吃干饭的昨天晚上在现场都没有发现情况吗妈的窝囊啊十九区这几年就没有这么窝囊过高队长一个劲地放炮被老马拦住了过分了啊高队长你是知道情况的说完他看了一眼秋枫昨天晚上不是有新的任务吗谁也没有想到后半夜出状况高队长也看了看秋枫这跟新任务没有关系今天中午的肉不要吃了你送走吧吼完他气哼哼地走了老马拍了拍夜枫的胳膊没事跟你没有关系你是好样的马叔昨天晚上的四个人就是清理组的吗夜枫听得糊里糊涂但大致也知道点情况老马点点头昨天晚上他们是去追魔兽的到了教授的住处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便离开了这种事情谁也不愿意发生那个队长是不是就是姓袁的老马没有否认他没有想到四个魔兽猎人也是保洁公司的而且还是清理组的听老马的意思清理组不光猎杀魔兽还会处决内奸看来孟班长没有说错清理组是要杀人的夜枫心情很复杂教授呢我想看看教授送走了送到该去的地方去了老马心情也不好脸阴沉沉的说话却客客气气轻言细语夜枫还要问老马摆摆手将他往外推了推以后有机会你会看到的以后有机会夜枫没有听懂他走出办公室坐到院子的铁塔下面心情糟透了从孤儿院出来不过一个晚上加一个上午他看到了很多事情保洁公司孤儿院都是一个老板创建的这些年他们赖以生存的支柱居然是环球保洁公司保洁公司不光是做保洁一边要清理尸体一边还在猎杀魔兽可能还干着杀人的勾当昨天晚上遇到的四个人就是十九区清理组的人烈日当头照给眼花缭乱感觉。
  
  夜枫伸出手来挡在额头上定眼远眺确定就昨天晚上从别墅里面出去。
  
  那猥琐身形在脑海里挥之去。
  
  转过身来拍拍孟班长肩膀“班长昨天晚上别墅有八!”
  
  “什么玩意儿?赶紧坐稳。”孟班长没有听清楚话继续猛踩脚踏板。等路过孤儿院时候孟班长将手里钱揉成团对着孤儿院围墙扔进去。
  
  夜枫分明看到贾叔站在大门口惊讶地瞪着眼睛看着两。警惕地四处看看发现没有才去将地上钱捡起来。
  
  等两磕磕碰碰回到保洁公司时候夜枫趁着停车时候再次给孟班长提醒:“班长昨天晚上别墅里有八!”
  
  “咋知道?”孟班长心在焉捡块砖头挡在车轮后面。
  
  “和小秋昨天晚上在附近过夜!”
  
  “什么?”孟班长站起来眼神如同要吃样“们昨天晚上在目击现场?”
  
  孟班长蹙着双浓眉锐利眼光让夜枫敢直视。把薅过夜枫衣服将拖到办公室里。此刻马叔正在和高队长写写画画两嘀嘀咕咕地商量。
  
  “队长家伙昨天晚上在现场!”
  
  高队长侧过头来看着夜枫满脸狐疑“怎么会在现场?哦想起来。”
  
  将笔丢在桌子上转过身来扯过张凳子“来说说发生什么事?”
  
  夜枫规规矩矩地坐下来“队长昨天晚上和小秋在别墅外面破墙下面过夜。下半夜时候看到有进别墅!”
  
  “嘛赶紧讲讲!”高队长往前挪挪招呼孟班长“秋歌呢把秋歌也叫进来!”
  
  夜枫尽量遗漏任何细节将所有看到情形全部描述番。就连遇到四魔兽猎事情也全部讲。
  
  最后着重提下“今天看到那男在给保镖给钱保镖还给钥匙!”
  
  “就对先把教授卖然后拿着赏钱租房子。瘪犊子玩意儿十有八九内奸!”
  
  高队长拍下桌子脸上伤疤抖下眼睛里充满杀气“姓袁王八蛋特么渎职。老马给上面汇报剩下事情交给!”
  
  老马脸上皱纹更加深厚眉心都蹙在起“高队长可要乱来啊!”
  
  “乱来?瘪犊子玩意儿内奸得弄死!”高队长气鼓鼓如同青蛙眼里火苗腾腾跳跃。
  
  “混账话!”老马声音提高许多“无组织无纪律事情要等清理组出面!”
  
  “等们?等们宰几只魔兽?然后任由杀手大摇大摆!”
  
  高队长叉着腰将制服掀开“帮就吃干饭昨天晚上在现场都没有发现情况?妈窝囊啊十九区几年就没有么窝囊过!”
  
  高队长劲地放炮被老马拦住“过分啊高队长知道情况!”
  
  说完看眼秋枫“昨天晚上有新任务谁也没有想到后半夜出状况!”
  
  高队长也看看秋枫“跟新任务没有关系!今天中午肉要吃送走!”
  
  吼完气哼哼地走。
  
  老马拍拍夜枫胳膊“没事跟没有关系样!”
  
  “马叔昨天晚上四就清理组?”夜枫听得糊里糊涂但大致也知道点情况。
  
  老马点点头“昨天晚上们去追魔兽。到教授住处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便离开。种事情谁也愿意发生!”
  
  “那队长就姓袁?”
  
  老马没有否认。
  
  没有想到四魔兽猎也保洁公司而且还清理组。
  
  听老马意思清理组光猎杀魔兽还会处决内奸。看来孟班长没有说错清理组要杀。
  
  夜枫心情很复杂“教授呢想看看教授!”
  
  “送走送到该去地方去!”老马心情也。脸阴沉沉说话却客客气气轻言细语。
  
  夜枫还要问老马摆摆手将往外推推“以后有机会会看到!”
  
  以后有机会?
  
  夜枫没有听懂走出办公室坐到院子铁塔下面心情糟透。
  
  从孤儿院出来过晚上加上午看到很多事情。
  
  保洁公司孤儿院都老板创建。些年们赖以生存支柱居然环球保洁公司。
  
  保洁公司光做保洁边要清理尸体边还在猎杀魔兽可能还干着杀勾当。昨天晚上遇到四就十九区清理组。
烈日当头照,给人眼花缭乱的感觉。
  
  夜枫伸出手来挡在额头上,定眼远眺,确定就是昨天晚上从别墅里面出去的人。
  
  那猥琐的身形,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他转过身来拍了拍孟班长的肩膀,“班长,昨天晚上别墅有八个人!”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