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夺魂

下载免费读
能不能让我朋友临行前喝口米汤?
  
  
  
  我克制住紧张情绪,波澜不惊地开口。
  
  
  
  那矮子鬼差听了我的话,那张干瘪的脸上露出一丝冷意,立刻用浑浊的眼睛看向了我。
  
  
  
  “鬼差引路,活人让道,阴魂上路。望你速速退去,免遭横祸!”矮子鬼差口吐人言,同时张开嘴巴,一股阴气朝我吹来。
  
  
  
  普通人被这股阴气吹到,会立刻昏迷,醒来后大部分人会失去这段撞鬼记忆。
  
  
  
  但我早就将一身玄阳之气提了起来,压住这道阴气不在话下。
  
  
  
  见我未曾昏睡,矮子鬼差脸上划过一抹诧异。
  
  
  
  “倒是个人物,竟可食鬼气而不眠,看来是有备而来了。小子,我看你年纪轻轻,有此修行不易,速速退去,以免夭寿!”
  
  
  
  矮子鬼差直接对我说道,听起来还挺通情达理。
  
  
  
  不过它可不是真的替我着想,只是不想与我动手。
  
  
  
  作为鬼差灵智都是很高的,它们经常来阳世拘魂,也知晓人间为人处世之道。甚至一些贪财的鬼差还会收受一些馈赠替人办事消灾,所以它们也知道一些厉害的风水大师不好惹,它这是瞧出我玄乎,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我古井不波道:“鬼差大哥,我朋友胡兵尚且年少,且阳寿未尽,本不该死,现被邪术所害,我念他来阳世一遭不易,让他临行前喝口生前最爱喝的米汤,这有何不可?”
  
  
  
  矮子鬼差眉头皱起,对我的态度明显不满,它轻晃手中铁链,警告道:“小子,阳人莫挡鬼道。我们鬼差拘魂引路,自有阴司法则。你叫什么名字,在此指手画脚?”
  
  
  
  它这是在问我名字了,每个区域有哪些厉害的风水师,鬼差心里都是有数的,它见我气定神闲,也是怕大水冲了龙王庙。
  
  
  
  我轻笑着说:“小子陈黄皮。”
  
  
  
  “呵,无名鼠辈,也敢挡鬼道!给你一次机会,自封耳目,就此离去,否则我即出手,定要你缺魂少魄,再难修行!”矮子鬼差见我是无名之辈,顿时叫嚣了起来。
  
  
  
  我嘴角一扬,淡然道:“家师陈言,他的面子不知可否值一碗米汤?”
  
  
  
  我没说我是陈言的孙子,只说是我老师,一来是不想透露太多讯息。再者,我是故意这样说的,我想试探一下爷爷的威望。
  
  
  
  当我说出爷爷的名字,那矮子鬼差分明地愣了一下,甚至还不自觉地露出一丝惊恐。
  
  
  
  它转身来到那人形马面的鬼差旁窃窃私语了起来,像是商量着什么。
  
  
  
  看到这一幕,我也一阵咂舌,爷爷的名气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大,它们显然是不愿惹的。
能不能让我朋友临行前喝口米汤?
  
  
  
  我克制住紧张情绪,波澜不惊地开口。
  
  
  
  那矮子鬼差听了我的话,那张干瘪的脸上露出一丝冷意,立刻用浑浊的眼睛看向了我。
  
  
  
  “鬼差引路,活人让道,阴魂上路。望你速速退去,免遭横祸!”矮子鬼差口吐人言,同时张开嘴巴,一股阴气朝我吹来。
  
  
  
  普通人被这股阴气吹到,会立刻昏迷,醒来后大部分人会失去这段撞鬼记忆。
  
  
  
  但我早就将一身玄阳之气提了起来,压住这道阴气不在话下。
  
  
  
  见我未曾昏睡,矮子鬼差脸上划过一抹诧异。
  
  
  
  “倒是个人物,竟可食鬼气而不眠,看来是有备而来了。小子,我看你年纪轻轻,有此修行不易,速速退去,以免夭寿!”
  
  
  
  矮子鬼差直接对我说道,听起来还挺通情达理。
  
  
  
  不过它可不是真的替我着想,只是不想与我动手。
  
  
  
  作为鬼差灵智都是很高的,它们经常来阳世拘魂,也知晓人间为人处世之道。甚至一些贪财的鬼差还会收受一些馈赠替人办事消灾,所以它们也知道一些厉害的风水大师不好惹,它这是瞧出我玄乎,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我古井不波道:“鬼差大哥,我朋友胡兵尚且年少,且阳寿未尽,本不该死,现被邪术所害,我念他来阳世一遭不易,让他临行前喝口生前最爱喝的米汤,这有何不可?”
  
  
  
  矮子鬼差眉头皱起,对我的态度明显不满,它轻晃手中铁链,警告道:“小子,阳人莫挡鬼道。我们鬼差拘魂引路,自有阴司法则。你叫什么名字,在此指手画脚?”
  
  
  
  它这是在问我名字了,每个区域有哪些厉害的风水师,鬼差心里都是有数的,它见我气定神闲,也是怕大水冲了龙王庙。
  
  
  
  我轻笑着说:“小子陈黄皮。”
  
  
  
  “呵,无名鼠辈,也敢挡鬼道!给你一次机会,自封耳目,就此离去,否则我即出手,定要你缺魂少魄,再难修行!”矮子鬼差见我是无名之辈,顿时叫嚣了起来。
  
  
  
  我嘴角一扬,淡然道:“家师陈言,他的面子不知可否值一碗米汤?”
  
  
  
  我没说我是陈言的孙子,只说是我老师,一来是不想透露太多讯息。再者,我是故意这样说的,我想试探一下爷爷的威望。
  
  
  
  当我说出爷爷的名字,那矮子鬼差分明地愣了一下,甚至还不自觉地露出一丝惊恐。
  
  
  
  它转身来到那人形马面的鬼差旁窃窃私语了起来,像是商量着什么。
  
  
  
  看到这一幕,我也一阵咂舌,爷爷的名气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大,它们显然是不愿惹的。
  
  
  
  但爷爷已经死了,按理说它们肯定知道,却还是这么紧张,这倒让我升起一丝期待。爷爷虽死,但他也许尚未入轮回,因为有一些大神通的高人是可以选择不入轮回,在阴司当差的。
  
  
  
  很快,矮子鬼差松了下铁链,将小兵的阴魂带到我面前,对我说:“青麻鬼手的面子值一碗米汤,去吧。”
  
  
  
  我心中一喜,但面不改色,一把抓住小兵的手腕将它拉进了院子。
  
  
  
  这时,我猛地一拳砸在了身旁的水缸上,水缸破裂的声音在院子里响起,糯米水溅射而出。
  
  
  
  “胡兵、胡兵,小兵、小兵……你快回来,爸爸在等你,你快回家……”
  
  
  
能能让朋友临行前喝口米汤?
  
  
  
  克制住紧张情绪波澜惊地开口。
  
  
  
  那矮子鬼差听话那张干瘪脸上露出丝冷意立刻用浑浊眼睛看向。
  
  
  
  “鬼差引路活让道阴魂上路。望速速退去免遭横祸!”矮子鬼差口吐言同时张开嘴巴股阴气朝吹来。
  
  
  
  普通被股阴气吹到会立刻昏迷醒来后大部分会失去段撞鬼记忆。
  
  
  
  但早就将身玄阳之气提起来压住道阴气在话下。
  
  
  
  见未曾昏睡矮子鬼差脸上划过抹诧异。
  
  
  
  “倒物竟可食鬼气而眠看来有备而来。小子看年纪轻轻有此修行易速速退去以免夭寿!”
  
  
  
  矮子鬼差直接对说道听起来还挺通情达理。
  
  
  
  过它可真替着想只想与动手。
  
  
  
  作为鬼差灵智都很高它们经常来阳世拘魂也知晓间为处世之道。甚至些贪财鬼差还会收受些馈赠替办事消灾所以它们也知道些厉害风水大师惹它瞧出玄乎想着多事如少事。
  
  
  
  古井波道:“鬼差大哥朋友胡兵尚且年少且阳寿未尽本该死现被邪术所害念来阳世遭易让临行前喝口生前最爱喝米汤有何可?”
  
  
  
  矮子鬼差眉头皱起对态度明显满它轻晃手中铁链警告道:“小子阳莫挡鬼道。们鬼差拘魂引路自有阴司法则。叫什么名字在此指手画脚?”
  
  
  
  它在问名字每区域有哪些厉害风水师鬼差心里都有数它见气定神闲也怕大水冲龙王庙。
  
  
  
  轻笑着说:“小子陈黄皮。”
  
  
  
  “呵无名鼠辈也敢挡鬼道!给次机会自封耳目就此离去否则即出手定要缺魂少魄再难修行!”矮子鬼差见无名之辈顿时叫嚣起来。
  
  
  
  嘴角扬淡然道:“家师陈言面子知可否值碗米汤?”
  
  
  
  没说陈言孙子只说老师来想透露太多讯息。再者故意样说想试探下爷爷威望。
  
  
  
  当说出爷爷名字那矮子鬼差分明地愣下甚至还自觉地露出丝惊恐。
  
  
  
  它转身来到那形马面鬼差旁窃窃私语起来像商量着什么。
  
  
  
  看到幕也阵咂舌爷爷名气比想象中还要大它们显然愿惹。
  
  
  
  但爷爷已经死按理说它们肯定知道却还么紧张倒让升起丝期待。爷爷虽死但也许尚未入轮回因为有些大神通高可以选择入轮回在阴司当差。
  
  
  
  很快矮子鬼差松下铁链将小兵阴魂带到面前对说:“青麻鬼手面子值碗米汤去。”
  
  
  
  心中喜但面改色把抓住小兵手腕将它拉进院子。
  
  
  
  时猛地拳砸在身旁水缸上水缸破裂声音在院子里响起糯米水溅射而出。
  
  
  
  “胡兵、胡兵小兵、小兵……快回来爸爸在等快回家……”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