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关于组合的设想

下载免费读
让严鑫有一些失望的是,那个“轮回中的流浪猫”并没有在线。
  现在还没有智能手机,甚至连手机都不普及,没那么多QQ二十四小时在线的,不在线也正常。
  他自己也一样,隔了两个月时间才上网。
  上完这一次之后,想要再次上网,那起码得等下个月十五号发了工资再说,还得一个多月的时间。
  想到这点,又叹了一声自己太穷。
  重生回来,最不习惯的就是这个,没有上网自由,没有通讯自由,平常了解外界的信息,主要渠道就是报纸和电视。
  特别的怀念以前一台智能手机就可以联通整个世界的生活。
  算一下还剩下些时间,做不了别的事情,又不想浪费钱,干脆就上网查一下有关股市的东西。
  虽然他决定攒到几千块钱就炒股,可是,对于怎么炒股一点经验都没有,他甚至连怎么开户都不知道。
  在网上搜了一些相关的知识,大概知道了要带一些什么证件,去什么地方开户,又应该要怎么买入或者抛出。
  然后,还了解到了一个让他惊讶的信息——这一年股票行情比他想象中的还要低,两个月前,沪市指数跌破了一千点。
  而根据他的记忆,到零七年秋天,沪市指数突破了六千点。
  这短短两年的时间,股市上涨得太过疯狂了。
  他只知道零七年股市涨到了最高点,但之前股市是一个什么样的行情,并不了解。
  什么时候才开启牛市行情,他也不知道。
  现在了解了一下目前的行情,才知道原来涨得那么猛。
  这也更坚定了他以后攒钱炒股的决心。
  他不寻求成为股神,他也不具备成为股神的能力,哪怕重生了。
  但是,在未来那一波从一千点涨到六千点的大行情中,赚一个盖房子的钱还是不成问题的。
  至于以后想要实现财务自由,把握住比特币那一关就可以了。
  比特币在零九年才问世,还有四年的时间,他来得及下手。
  明白的这些,因为不能抄袭致富而产生的郁闷心情也渐渐的消散了。
  未来还是有希望的,他现在还年轻,还等得起。
  只是,现阶段想要脱离贫困,还有一点难度。
  用一句话来总结,那就是——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
  从网吧出来,已经到了半夜,街上的人没那么多了。
  回到宿舍,门开着,只看到陈力一个人开着灯在那里看书。
  不由得有一些奇怪:“宿舍里怎么只有你一个人?他们呢?”
  陈力目光从书上移开,看了他一眼:
  “都出去潇洒去了吧,难得转中班,有这么长的休息时间,他们哪里会愿意这么早回来?”
  严鑫哦了一声,想起了住在这宿舍的都是一群精力过剩而富有爱心的年轻人,难得今天有这么长的休息时间,大概都去给外面那些衣衫褴褛的小姐姐们献爱心去了。
  现在从事那种行业的小姐姐很多,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到了晚上八九点,从天佑城到花溪公园,几里长的街道上,站的都是那样的小姐姐。
  路过的男人,只要身边没有女人伴随,就会招来她们的问候:
  “靓仔,玩一下不?”
  “三十块钱,玩不?”
  严鑫这辈子还没遭遇过,可上辈子遇到过不知道多少次这样的问候。
  花溪公园没有路灯的那一片林子里,可是有名的百战之地。
  只要不挑食,获得服务太容易了,就算最底层的打工人也能消费得起。
  严鑫没有消费过,倒不是有什么道德洁癖,而是低价的看不上,高价的消费不起。
  他并不歧视那样的消费者。
  还笑着问了陈力一句:“你怎么不去潇洒呢?”
  陈力扬了扬手中的书:“看书看得正起劲,没时间去。”
  严鑫看了一眼他手中的书,书名叫《升龙道》,是一个远古白金大神的作品。
让严鑫有一些失望的是那个轮回中的流浪猫并没有在线现在还没有智能手机甚至连手机都不普及没那么多二十四小时在线的不在线也正常他自己也一样隔了两个月时间才上网上完这一次之后想要再次上网那起码得等下个月十五号发了工资再说还得一个多月的时间想到这点又叹了一声自己太穷重生回来最不习惯的就是这个没有上网自由没有通讯自由平常了解外界的信息主要渠道就是报纸和电视特别的怀念以前一台智能手机就可以联通整个世界的生活算一下还剩下些时间做不了别的事情又不想浪费钱干脆就上网查一下有关股市的东西虽然他决定攒到几千块钱就炒股可是对于怎么炒股一点经验都没有他甚至连怎么开户都不知道在网上搜了一些相关的知识大概知道了要带一些什么证件去什么地方开户又应该要怎么买入或者抛出然后还了解到了一个让他惊讶的信息这一年股票行情比他想象中的还要低两个月前沪市指数跌破了一千点而根据他的记忆到零七年秋天沪市指数突破了六千点这短短两年的时间股市上涨得太过疯狂了他只知道零七年股市涨到了最高点但之前股市是一个什么样的行情并不了解什么时候才开启牛市行情他也不知道现在了解了一下目前的行情才知道原来涨得那么猛这也更坚定了他以后攒钱炒股的决心他不寻求成为股神他也不具备成为股神的能力哪怕重生了但是在未来那一波从一千点涨到六千点的大行情中赚一个盖房子的钱还是不成问题的至于以后想要实现财务自由把握住比特币那一关就可以了比特币在零九年才问世还有四年的时间他来得及下手明白的这些因为不能抄袭致富而产生的郁闷心情也渐渐的消散了未来还是有希望的他现在还年轻还等得起只是现阶段想要脱离贫困还有一点难度用一句话来总结那就是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从网吧出来已经到了半夜街上的人没那么多了回到宿舍门开着只看到陈力一个人开着灯在那里看书不由得有一些奇怪宿舍里怎么只有你一个人他们呢陈力目光从书上移开看了他一眼都出去潇洒去了吧难得转中班有这么长的休息时间他们哪里会愿意这么早回来严鑫哦了一声想起了住在这宿舍的都是一群精力过剩而富有爱心的年轻人难得今天有这么长的休息时间大概都去给外面那些衣衫褴褛的小姐姐们献爱心去了现在从事那种行业的小姐姐很多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到了晚上八九点从天佑城到花溪公园几里长的街道上站的都是那样的小姐姐路过的男人只要身边没有女人伴随就会招来她们的问候靓仔玩一下不三十块钱玩不严鑫这辈子还没遭遇过可上辈子遇到过不知道多少次这样的问候花溪公园没有路灯的那一片林子里可是有名的百战之地只要不挑食获得服务太容易了就算最底层的打工人也能消费得起严鑫没有消费过倒不是有什么道德洁癖而是低价的看不上高价的消费不起他并不歧视那样的消费者还笑着问了陈力一句你怎么不去潇洒呢陈力扬了扬手中的书看书看得正起劲没时间去严鑫看了一眼他手中的书书名叫升龙道是一个远古白金大神的作品额其实不能这么说站在这个年代只能说这是正当红的顶级网文大神的作品让严鑫有一些失望的是,那个“轮回中的流浪猫”并没有在线。
  现在还没有智能手机,甚至连手机都不普及,没那么多QQ二十四小时在线的,不在线也正常。
  他自己也一样,隔了两个月时间才上网。
  上完这一次之后,想要再次上网,那起码得等下个月十五号发了工资再说,还得一个多月的时间。
  想到这点,又叹了一声自己太穷。
  重生回来,最不习惯的就是这个,没有上网自由,没有通讯自由,平常了解外界的信息,主要渠道就是报纸和电视。
  特别的怀念以前一台智能手机就可以联通整个世界的生活。
  算一下还剩下些时间,做不了别的事情,又不想浪费钱,干脆就上网查一下有关股市的东西。
  虽然他决定攒到几千块钱就炒股,可是,对于怎么炒股一点经验都没有,他甚至连怎么开户都不知道。
  在网上搜了一些相关的知识,大概知道了要带一些什么证件,去什么地方开户,又应该要怎么买入或者抛出。
  然后,还了解到了一个让他惊讶的信息——这一年股票行情比他想象中的还要低,两个月前,沪市指数跌破了一千点。
  而根据他的记忆,到零七年秋天,沪市指数突破了六千点。
  这短短两年的时间,股市上涨得太过疯狂了。
  他只知道零七年股市涨到了最高点,但之前股市是一个什么样的行情,并不了解。
  什么时候才开启牛市行情,他也不知道。
  现在了解了一下目前的行情,才知道原来涨得那么猛。
  这也更坚定了他以后攒钱炒股的决心。
  他不寻求成为股神,他也不具备成为股神的能力,哪怕重生了。
  但是,在未来那一波从一千点涨到六千点的大行情中,赚一个盖房子的钱还是不成问题的。
  至于以后想要实现财务自由,把握住比特币那一关就可以了。
  比特币在零九年才问世,还有四年的时间,他来得及下手。
  明白的这些,因为不能抄袭致富而产生的郁闷心情也渐渐的消散了。
  未来还是有希望的,他现在还年轻,还等得起。
  只是,现阶段想要脱离贫困,还有一点难度。
  用一句话来总结,那就是——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
  从网吧出来,已经到了半夜,街上的人没那么多了。
  回到宿舍,门开着,只看到陈力一个人开着灯在那里看书。
  不由得有一些奇怪:“宿舍里怎么只有你一个人?他们呢?”
  陈力目光从书上移开,看了他一眼:
  “都出去潇洒去了吧,难得转中班,有这么长的休息时间,他们哪里会愿意这么早回来?”
  严鑫哦了一声,想起了住在这宿舍的都是一群精力过剩而富有爱心的年轻人,难得今天有这么长的休息时间,大概都去给外面那些衣衫褴褛的小姐姐们献爱心去了。
  现在从事那种行业的小姐姐很多,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到了晚上八九点,从天佑城到花溪公园,几里长的街道上,站的都是那样的小姐姐。
  路过的男人,只要身边没有女人伴随,就会招来她们的问候:
  “靓仔,玩一下不?”
  “三十块钱,玩不?”
  严鑫这辈子还没遭遇过,可上辈子遇到过不知道多少次这样的问候。
  花溪公园没有路灯的那一片林子里,可是有名的百战之地。
  只要不挑食,获得服务太容易了,就算最底层的打工人也能消费得起。
  严鑫没有消费过,倒不是有什么道德洁癖,而是低价的看不上,高价的消费不起。
  他并不歧视那样的消费者。
  还笑着问了陈力一句:“你怎么不去潇洒呢?”
  陈力扬了扬手中的书:“看书看得正起劲,没时间去。”
  严鑫看了一眼他手中的书,书名叫《升龙道》,是一个远古白金大神的作品。
  额,其实不能这么说,站在这个年代,只能说这是正当红的顶级网文大神的作品。
让严鑫有一些失望的是,那个“轮回中的流浪猫”并没有在线。
  现在还没有智能手机,甚至连手机都不普及,没那么多QQ二十四小时在线的,不在线也正常。
  他自己也一样,隔了两个月时间才上网。
  上完这一次之后,想要再次上网,那起码得等下个月十五号发了工资再说,还得一个多月的时间。
  想到这点,又叹了一声自己太穷。
  重生回来,最不习惯的就是这个,没有上网自由,没有通讯自由,平常了解外界的信息,主要渠道就是报纸和电视。
  特别的怀念以前一台智能手机就可以联通整个世界的生活。
  算一下还剩下些时间,做不了别的事情,又不想浪费钱,干脆就上网查一下有关股市的东西。
  虽然他决定攒到几千块钱就炒股,可是,对于怎么炒股一点经验都没有,他甚至连怎么开户都不知道。
  在网上搜了一些相关的知识,大概知道了要带一些什么证件,去什么地方开户,又应该要怎么买入或者抛出。
  然后,还了解到了一个让他惊讶的信息——这一年股票行情比他想象中的还要低,两个月前,沪市指数跌破了一千点。
  而根据他的记忆,到零七年秋天,沪市指数突破了六千点。
  这短短两年的时间,股市上涨得太过疯狂了。
  他只知道零七年股市涨到了最高点,但之前股市是一个什么样的行情,并不了解。
  什么时候才开启牛市行情,他也不知道。
  现在了解了一下目前的行情,才知道原来涨得那么猛。
  这也更坚定了他以后攒钱炒股的决心。
  他不寻求成为股神,他也不具备成为股神的能力,哪怕重生了。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